作者:黑米

2 月 24 日,俄乌冲突爆发。就像世界上任何其他金融市场一样,加密市场也陷入了困境。比特币以太坊、BNB、XRP 等所有主要加密货币均大幅下跌。

不过,在全球各国和国际组织宣布立场的同时,不可错过 Web3,尤其是加密社区如何成为帮助乌克兰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Crypto 确实在这场冲突中扮演了不小的角色,因为不论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似乎都在这种无国界、去中心化的资产中找到了优势。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加密交易量飙升

根据加密分析公司 Kaiko 的数据,当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后,俄罗斯法定货币卢布(RUB)和乌克兰法定货币格里夫纳(UAH)与比特币交易对的交易量立即飙升至几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增长速度远快于 BTC-USD 等其他交易对的交易量,这表明危机正在直接影响加密市场的交易行为,突显了加密行业在冲突中所扮演角色的复杂性。

CRYPTO

在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浪潮中,RUB 的暴跌也提高了美元稳定币的吸引力。USDT-RUB 的交易量飙升至 10 个月以来的高点,交易量高于 BTC-RUB 市场。同时,由于乌克兰 UAH 的暴跌以及公民质疑能否持续获得银行服务的不确定性,使得乌克兰本地加密货币交易量也经历了类似的激增。

CRYPTO

乌克兰受到加密社区的捐赠

2 月 26 日,乌克兰官方推特账号发布了加密货币捐赠请求,并列出了接受捐赠的比特币、以太坊及美元稳定币 USDT 的地址。开始,一些用户认为这是骗局,可能是账号被黑客窃取所为,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第一时间发出警告。后经过乌克兰副总理 Mykhailo Fedorov 转发后,才证实了捐赠地址的真实性。

CRYPTO

目前乌克兰官方地址已获得 14,823,856 美元的捐赠,其中:

– 比特币:182.8 BTC(7,930,541 美元) – 7,833 笔交易

– 以太坊:2,355.0 ETH(6,893,315 美元)- 7,427 笔交易

早在乌克兰官方正式接受加密捐赠之前,一些乌克兰民间组织就开始接受加密货币形式的捐赠。

Come Back Alive(活着回来)是一家总部位于乌克兰基辅的志愿者组织,成立于 2014 年,自 2018 年起就开始接受加密货币捐赠,并通过在线资金转移的方式接受比特币。其使命是通过提供医疗和安全工具包来支持乌克兰武装部队,包括无人机和狙击步枪瞄准镜。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信息,该组织在俄乌冲突中已获得了超过 400 万美元的比特币捐赠。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冲突也延伸到了网络安全领域,这里的组织也很活跃,并通过加密货币捐赠获得资金。

Ukrainian Cyber Alliance(乌克兰网络联盟)是自 2016 年以来对俄罗斯目标进行网络攻击的技术人员群体。该组织的行动包括对宣传网站、俄罗斯国防部和与俄罗斯在乌克兰活动有关的各种个人的攻击。在这些行动中收集的情报与乌克兰执法和情报机构共享。

与其他组织不同,乌克兰网络联盟的公开筹款完全依赖于加密资产捐赠。然而该组织表示,他们在冲突期间只收到了“3,000-4,000美元”的捐款。

由俄罗斯乐队 Pussy Riot 、PleasrDAO、Trippy Labs 和其他公司合作,为乌克兰战争救援工作创立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UkraineDAO 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该组织以发行 NFT 形式的乌克兰国旗并低价出售来筹集资金,用于向乌克兰民间组织捐款。NFT 铸造于 2 月 27 日开始。为了纪念 1991 年 8 月 24 日乌克兰的独立宣言,NFT 的铸造价格将为 0.08241991 ETH(约 220 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创作者社交平台 OnlyFans 为 UkraineDAO 的 NFT 铸造贡献了 500 枚 ETH,价值约 138 万美元。

UkraineDAO 将支持两个民间组织:活着回来,以及 Proliska——一个帮助乌克兰东部联络线附近居民的非政府组织。

除了 NFT 销售之外,UkraineDAO 还将创建一个网站来接受加密货币捐赠并接受传统资金。即便无法获得 NFT,但该网站也在上线的 26 小时内筹集了近 66 万美元的资金。

另外,一个名为 Help Ukraine ($HUKR) 的基于以太坊的代币项目于 2 月 24 日创建,并一直将 ETH 捐赠给名为 Support Ukrainian Sovereignty 的筹款活动,该筹款活动承诺将其资金分配给乌克兰的各个慈善机构。Support Ukrainian Sovereignty 表示已经筹集了 281,769 美元。

基于以太坊的 NFT 市场 MakersPlace 以善意的方式向乌克兰发送了明确的支持信息。该市场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了几项措施,包括捐赠每天的收益和在他们的简历中加入了乌克兰红十字会的链接。

交易所“支援”乌克兰

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Binance 宣布向乌克兰捐款 1000 万美元,此外该交易所的慈善基金还为乌克兰启动了一个应急基金。首席执行官 CZ 在他的推特账户上指出,“我们的重点是提供支持。我们关心人民。”

Binance 慈善基金的官方声明表示:为应对俄乌危机,我们向主要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捐赠 1000 万美元,用于向难民和儿童提供紧急援助,并为难民提供食品、燃料和物资等后勤支持。

FTX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 Fried 宣布,他在俄乌冲突中将向每位乌克兰的交易所用户捐赠价值 25 美元的加密货币。

Chain.com 的首席执行官 Deepak Thapliyal 向乌克兰捐赠了 100 ETH(约 278,000 美元)。事后 Deepak Thapliyal 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我意识到乌克兰政府请求以加密货币的形式捐款时,我觉得有必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提供帮助。加密货币捐赠是无国界的,几乎是即时的,所以我希望那里的政府能够尽快利用它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Crypto.com 的首席执行官在推特上表示,已向红十字会捐款,以支持乌克兰当地的受难人员。“我们的想法与乌克兰人民和正在进行的冲突中的无辜旁观者同在。Crypto.com 已向红十字会捐款 100 万美元。我们敦促我们的社区尽其所能支持人道主义工作。”

Blockchain.com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Peter Smith 也宣布了他对乌克兰的支持,并承诺该交易所的所有乌克兰用户在购买、出售加密货币时将免除交易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一些加密机构代表也表达了自己对于俄乌冲突的反对。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是最早批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声音之一。Buterin 将这一行动描述为对乌克兰和俄罗斯人民的犯罪。“(我)对普京放弃和平解决与乌克兰争端的可能性而转而发动战争的决定感到非常不安。虽然以太坊是中立的,但他不是。”

美国最大的数字资产集团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的 CEO Barry Silbert 在推特上写道:“去他 x 的战争。”

加密货币的支付用例起到关键作用

加密货币的支付用例在俄乌冲突中发挥到了极致。

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数据,自冲突开始以来,乌克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现已收到 200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捐款,涉及超过 22,000 笔交易。在这些捐赠中,加密货币证明了它是一种有能力促进绕过传统金融机构的快速跨境资金转移解决方案。

CRYPTO

另一方面,作为制裁的一部分,美国、英国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已同意禁止多家俄罗斯银行加入全球跨境支付网络 SWIFT。SWIFT,全名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是一个快速、安全的全球性跨境支付系统,目前为全球 11,000 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提供便利。已知的是,俄罗斯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严重依赖该系统。

此外,信用卡巨头万事达卡、汇款金融公司 Wise 等也因制裁而停止向俄罗斯金融机构提供服务。

在此背景上,许多分析人士推测,俄罗斯确实没有任何有效的跨境支付替代品,被广泛认为是“现金替代品”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数字卢布,目前只处于试点阶段。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可以被视为替代方案之一。

由于抗审查、开放、中立和无需许可的性质,加密货币理论上可以成为俄罗斯等国家用来逃避制裁的可行工具。只要找到愿意接受加密货币的合作伙伴,该国就可以继续参与国际贸易,或为政治和军事活动筹集资金。

例如,俄罗斯可以将加密货币挖矿作为筹集资金或支付进口费用的收入——就像伊朗一样,据估计,伊朗可能从比特币挖矿中赚取了多达 10 亿美元的收入。

不过,这样的想法并未获得加密社区的完全赞同,一些人表达了相反的观点。

Meta DAO Guild 的顾问 Daniel Monchar 认为:“根据财政部的最新提议,显然有计划严格限制加密货币的支付能力——为不合格的散户投资者设定 50,000 卢布(约 800 美元)的上限,为富人设定约 8,000 美元的上限。俄罗斯当局的言论清楚地表明,比特币不会很快在俄罗斯被承认为一种合法的支付方式。俄罗斯最多将允许公民购买比特币作为投资资产。”

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Crypterium 的 CCO 安德烈·迪亚科诺夫 (Andrey Diyakonov) 认为:“俄罗斯中央银行与中国监管机构对比特币的立场相似,都是为了推动数字卢布或数字人民币。因此,俄罗斯当局至今仍禁止在俄罗斯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这完全是为了不允许使用美元稳定币,而不是比特币。”

Crypto 未“加密”

2 月 27 日,乌克兰副总理 Mykhailo Fedorov 在推特上写道:“不仅要冻结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政客有关的加密货币地址,还要冻结普通用户的地址,这一点至关重要。” 之所以提到白俄罗斯,是因为该国是俄罗斯的盟友之一。

加密货币交易所 Kraken 的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 回应 Fedorov:“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我们不会阻止俄罗斯客户进行加密货币的交易。”

Binance 回应道“我们只会封锁所有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用户的账户,但不会单方面冻结数百万无辜用户的账户……单方面决定禁止人们访问他们的加密货币将违背加密货币存在的原因。”

在美国及其盟友对俄罗斯实施全面制裁之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财政部已向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寻求帮助,以阻止任何试图用加密货币规避制裁的俄罗斯地址,试图在加密货币的领域也加强对俄罗斯的“围堵”。

针对[俄罗斯如何试图使用加密货币来逃避制裁]的问题,与美国财政部有密切合作的区块链追踪公司 Chainalysis 给予了明确的回复:我们正在监控俄罗斯政客使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的链上指标……并且我们还将监控俄罗斯网络犯罪集团的加密货币活动,勒索软件团伙 Conti 已经表达了支持俄乌冲突并对乌克兰进行网络攻击的意图。…….总体而言,我们乐观地认为,“加密行业”可以反击俄罗斯行为者试图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的企图。

Coinbase 的一位代表表示,该公司正在阻止已经被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确定禁止的俄罗斯地址的交易,或者以其他方式标记的那些可能受制裁的个人或实体。包括上述拒绝乌克兰副总理提议的 Kraken 在内的一些交易所都明确表示,如果制裁扩大到个人公民范围,那么他们将遵守制裁。

此举在个人社交媒体推特上的加密社区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如果中心化交易所被迫“政治”站队,并冻结用户的账户,那么加密交易是否还有所谓的隐私?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意义何在?

时间回到俄乌冲突的一周前,比特币曾在加拿大“自由车队”事件中受到了传统媒体的惯常谴责。

“自由车队”事件是加拿大的卡车司机针对疫苗接种强制令进行的持续抗议活动。卡车车队计划以多条穿越加拿大所有省份的线路行进,于 2022 年 1 月 29 日在渥太华汇合,并在国会山庄集会。

加拿大政府允许银行无须法院文件即可冻结相关金融账户的举动引起加密行业的关注。安大略省高等法院最先签署了一项禁令,冻结了与 BTC、ADA、ETH、LTC 和 XMR 相关的 150 多个不同的加密货币地址。作为该禁令的一部分,抗议者不得出售或转移任何直接用于支持抗议活动的资产,包括加密货币。

一种旨在抗审查、去中心化的货币形式是如何被执法机构追查并且扣押的?那便是依靠托管加密货币的服务提供商。许多第三方比特币服务提供商也受到监管。如果你注册了一个托管服务,比如 Coinbase 或 Square,它持有你比特币的私钥,就像你在美国银行有一个账户一样。这些第三方服务就像传统公司一样受到监管,他们收集和报告有关您的交易的信息。

加密行业想要享受监管带来的保护时,也必然要面对这样的争议。

最后引援福布斯文章中的一句话:“当加密爱好者想知道比特币是否可以拯救俄罗斯时,殊不知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已经被中心化权力大大削弱了。”

作者:黑米

2 月 24 日,俄乌冲突爆发。就像世界上任何其他金融市场一样,加密市场也陷入了困境。比特币、以太坊、BNB、XRP 等所有主要加密货币均大幅下跌。

不过,在全球各国和国际组织宣布立场的同时,不可错过 Web3,尤其是加密社区如何成为帮助乌克兰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Crypto 确实在这场冲突中扮演了不小的角色,因为不论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似乎都在这种无国界、去中心化的资产中找到了优势。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加密交易量飙升

根据加密分析公司 Kaiko 的数据,当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后,俄罗斯法定货币卢布(RUB)和乌克兰法定货币格里夫纳(UAH)与比特币交易对的交易量立即飙升至几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增长速度远快于 BTC-USD 等其他交易对的交易量,这表明危机正在直接影响加密市场的交易行为,突显了加密行业在冲突中所扮演角色的复杂性。

CRYPTO

在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浪潮中,RUB 的暴跌也提高了美元稳定币的吸引力。USDT-RUB 的交易量飙升至 10 个月以来的高点,交易量高于 BTC-RUB 市场。同时,由于乌克兰 UAH 的暴跌以及公民质疑能否持续获得银行服务的不确定性,使得乌克兰本地加密货币交易量也经历了类似的激增。

CRYPTO

乌克兰受到加密社区的捐赠

2 月 26 日,乌克兰官方推特账号发布了加密货币捐赠请求,并列出了接受捐赠的比特币、以太坊及美元稳定币 USDT 的地址。开始,一些用户认为这是骗局,可能是账号被黑客窃取所为,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第一时间发出警告。后经过乌克兰副总理 Mykhailo Fedorov 转发后,才证实了捐赠地址的真实性。

CRYPTO

目前乌克兰官方地址已获得 14,823,856 美元的捐赠,其中:

– 比特币:182.8 BTC(7,930,541 美元) – 7,833 笔交易

– 以太坊:2,355.0 ETH(6,893,315 美元)- 7,427 笔交易

早在乌克兰官方正式接受加密捐赠之前,一些乌克兰民间组织就开始接受加密货币形式的捐赠。

Come Back Alive(活着回来)是一家总部位于乌克兰基辅的志愿者组织,成立于 2014 年,自 2018 年起就开始接受加密货币捐赠,并通过在线资金转移的方式接受比特币。其使命是通过提供医疗和安全工具包来支持乌克兰武装部队,包括无人机和狙击步枪瞄准镜。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信息,该组织在俄乌冲突中已获得了超过 400 万美元的比特币捐赠。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冲突也延伸到了网络安全领域,这里的组织也很活跃,并通过加密货币捐赠获得资金。

Ukrainian Cyber Alliance(乌克兰网络联盟)是自 2016 年以来对俄罗斯目标进行网络攻击的技术人员群体。该组织的行动包括对宣传网站、俄罗斯国防部和与俄罗斯在乌克兰活动有关的各种个人的攻击。在这些行动中收集的情报与乌克兰执法和情报机构共享。

与其他组织不同,乌克兰网络联盟的公开筹款完全依赖于加密资产捐赠。然而该组织表示,他们在冲突期间只收到了“3,000-4,000美元”的捐款。

由俄罗斯乐队 Pussy Riot 、PleasrDAO、Trippy Labs 和其他公司合作,为乌克兰战争救援工作创立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UkraineDAO 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该组织以发行 NFT 形式的乌克兰国旗并低价出售来筹集资金,用于向乌克兰民间组织捐款。NFT 铸造于 2 月 27 日开始。为了纪念 1991 年 8 月 24 日乌克兰的独立宣言,NFT 的铸造价格将为 0.08241991 ETH(约 220 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创作者社交平台 OnlyFans 为 UkraineDAO 的 NFT 铸造贡献了 500 枚 ETH,价值约 138 万美元。

UkraineDAO 将支持两个民间组织:活着回来,以及 Proliska——一个帮助乌克兰东部联络线附近居民的非政府组织。

除了 NFT 销售之外,UkraineDAO 还将创建一个网站来接受加密货币捐赠并接受传统资金。即便无法获得 NFT,但该网站也在上线的 26 小时内筹集了近 66 万美元的资金。

另外,一个名为 Help Ukraine ($HUKR) 的基于以太坊的代币项目于 2 月 24 日创建,并一直将 ETH 捐赠给名为 Support Ukrainian Sovereignty 的筹款活动,该筹款活动承诺将其资金分配给乌克兰的各个慈善机构。Support Ukrainian Sovereignty 表示已经筹集了 281,769 美元。

基于以太坊的 NFT 市场 MakersPlace 以善意的方式向乌克兰发送了明确的支持信息。该市场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了几项措施,包括捐赠每天的收益和在他们的简历中加入了乌克兰红十字会的链接。

交易所“支援”乌克兰

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Binance 宣布向乌克兰捐款 1000 万美元,此外该交易所的慈善基金还为乌克兰启动了一个应急基金。首席执行官 CZ 在他的推特账户上指出,“我们的重点是提供支持。我们关心人民。”

Binance 慈善基金的官方声明表示:为应对俄乌危机,我们向主要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捐赠 1000 万美元,用于向难民和儿童提供紧急援助,并为难民提供食品、燃料和物资等后勤支持。

FTX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 Fried 宣布,他在俄乌冲突中将向每位乌克兰的交易所用户捐赠价值 25 美元的加密货币。

Chain.com 的首席执行官 Deepak Thapliyal 向乌克兰捐赠了 100 ETH(约 278,000 美元)。事后 Deepak Thapliyal 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我意识到乌克兰政府请求以加密货币的形式捐款时,我觉得有必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提供帮助。加密货币捐赠是无国界的,几乎是即时的,所以我希望那里的政府能够尽快利用它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Crypto.com 的首席执行官在推特上表示,已向红十字会捐款,以支持乌克兰当地的受难人员。“我们的想法与乌克兰人民和正在进行的冲突中的无辜旁观者同在。Crypto.com 已向红十字会捐款 100 万美元。我们敦促我们的社区尽其所能支持人道主义工作。”

Blockchain.com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Peter Smith 也宣布了他对乌克兰的支持,并承诺该交易所的所有乌克兰用户在购买、出售加密货币时将免除交易费用。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一些加密机构代表也表达了自己对于俄乌冲突的反对。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是最早批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声音之一。Buterin 将这一行动描述为对乌克兰和俄罗斯人民的犯罪。“(我)对普京放弃和平解决与乌克兰争端的可能性而转而发动战争的决定感到非常不安。虽然以太坊是中立的,但他不是。”

美国最大的数字资产集团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的 CEO Barry Silbert 在推特上写道:“去他 x 的战争。”

加密货币的支付用例起到关键作用

加密货币的支付用例在俄乌冲突中发挥到了极致。

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数据,自冲突开始以来,乌克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现已收到 200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捐款,涉及超过 22,000 笔交易。在这些捐赠中,加密货币证明了它是一种有能力促进绕过传统金融机构的快速跨境资金转移解决方案。

CRYPTO

另一方面,作为制裁的一部分,美国、英国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已同意禁止多家俄罗斯银行加入全球跨境支付网络 SWIFT。SWIFT,全名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是一个快速、安全的全球性跨境支付系统,目前为全球 11,000 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提供便利。已知的是,俄罗斯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严重依赖该系统。

此外,信用卡巨头万事达卡、汇款金融公司 Wise 等也因制裁而停止向俄罗斯金融机构提供服务。

在此背景上,许多分析人士推测,俄罗斯确实没有任何有效的跨境支付替代品,被广泛认为是“现金替代品”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数字卢布,目前只处于试点阶段。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可以被视为替代方案之一。

由于抗审查、开放、中立和无需许可的性质,加密货币理论上可以成为俄罗斯等国家用来逃避制裁的可行工具。只要找到愿意接受加密货币的合作伙伴,该国就可以继续参与国际贸易,或为政治和军事活动筹集资金。

例如,俄罗斯可以将加密货币挖矿作为筹集资金或支付进口费用的收入——就像伊朗一样,据估计,伊朗可能从比特币挖矿中赚取了多达 10 亿美元的收入。

不过,这样的想法并未获得加密社区的完全赞同,一些人表达了相反的观点。

Meta DAO Guild 的顾问 Daniel Monchar 认为:“根据财政部的最新提议,显然有计划严格限制加密货币的支付能力——为不合格的散户投资者设定 50,000 卢布(约 800 美元)的上限,为富人设定约 8,000 美元的上限。俄罗斯当局的言论清楚地表明,比特币不会很快在俄罗斯被承认为一种合法的支付方式。俄罗斯最多将允许公民购买比特币作为投资资产。”

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Crypterium 的 CCO 安德烈·迪亚科诺夫 (Andrey Diyakonov) 认为:“俄罗斯中央银行与中国监管机构对比特币的立场相似,都是为了推动数字卢布或数字人民币。因此,俄罗斯当局至今仍禁止在俄罗斯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这完全是为了不允许使用美元稳定币,而不是比特币。”

Crypto 未“加密”

2 月 27 日,乌克兰副总理 Mykhailo Fedorov 在推特上写道:“不仅要冻结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政客有关的加密货币地址,还要冻结普通用户的地址,这一点至关重要。” 之所以提到白俄罗斯,是因为该国是俄罗斯的盟友之一。

加密货币交易所 Kraken 的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 回应 Fedorov:“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我们不会阻止俄罗斯客户进行加密货币的交易。”

Binance 回应道“我们只会封锁所有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用户的账户,但不会单方面冻结数百万无辜用户的账户……单方面决定禁止人们访问他们的加密货币将违背加密货币存在的原因。”

在美国及其盟友对俄罗斯实施全面制裁之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财政部已向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寻求帮助,以阻止任何试图用加密货币规避制裁的俄罗斯地址,试图在加密货币的领域也加强对俄罗斯的“围堵”。

针对[俄罗斯如何试图使用加密货币来逃避制裁]的问题,与美国财政部有密切合作的区块链追踪公司 Chainalysis 给予了明确的回复:我们正在监控俄罗斯政客使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的链上指标……并且我们还将监控俄罗斯网络犯罪集团的加密货币活动,勒索软件团伙 Conti 已经表达了支持俄乌冲突并对乌克兰进行网络攻击的意图。…….总体而言,我们乐观地认为,“加密行业”可以反击俄罗斯行为者试图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的企图。

Coinbase 的一位代表表示,该公司正在阻止已经被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确定禁止的俄罗斯地址的交易,或者以其他方式标记的那些可能受制裁的个人或实体。包括上述拒绝乌克兰副总理提议的 Kraken 在内的一些交易所都明确表示,如果制裁扩大到个人公民范围,那么他们将遵守制裁。

此举在个人社交媒体推特上的加密社区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如果中心化交易所被迫“政治”站队,并冻结用户的账户,那么加密交易是否还有所谓的隐私?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意义何在?

时间回到俄乌冲突的一周前,比特币曾在加拿大“自由车队”事件中受到了传统媒体的惯常谴责。

“自由车队”事件是加拿大的卡车司机针对疫苗接种强制令进行的持续抗议活动。卡车车队计划以多条穿越加拿大所有省份的线路行进,于 2022 年 1 月 29 日在渥太华汇合,并在国会山庄集会。

加拿大政府允许银行无须法院文件即可冻结相关金融账户的举动引起加密行业的关注。安大略省高等法院最先签署了一项禁令,冻结了与 BTC、ADA、ETH、LTC 和 XMR 相关的 150 多个不同的加密货币地址。作为该禁令的一部分,抗议者不得出售或转移任何直接用于支持抗议活动的资产,包括加密货币。

一种旨在抗审查、去中心化的货币形式是如何被执法机构追查并且扣押的?那便是依靠托管加密货币的服务提供商。许多第三方比特币服务提供商也受到监管。如果你注册了一个托管服务,比如 Coinbase 或 Square,它持有你比特币的私钥,就像你在美国银行有一个账户一样。这些第三方服务就像传统公司一样受到监管,他们收集和报告有关您的交易的信息。

加密行业想要享受监管带来的保护时,也必然要面对这样的争议。

最后引援福布斯文章中的一句话:“当加密爱好者想知道比特币是否可以拯救俄罗斯时,殊不知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已经被中心化权力大大削弱了。”

声明:图文资料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币博客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