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对Crypto极度好奇的网络左派团体,提出的问题一直徘徊在Crypto Twitter上:如果马克思老人家在世,他会赞同这种区块链技术吗?

在去年,左翼文化作家Hussein Kesvani在一篇题为“左翼应该谈论Crypto”的文章中提出,Web3和以太坊生态的Crypto不论好坏,都将“不可避免地”改变世界。

因此,他主张左派应该从自由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资本家手中夺回这项技术,因为他们借用的术语和观念全是从社会主义这里来的。这些盗用者就包括在Crypto领域拥有相对影响力的李进,尽管他本职是一名风险投资人,但他声称自己是马克思的学生,并在去年发推文说DAO是 “劳工运动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你可以想象,左派对这种事情深恶痛绝。在Kesvani的文章中,他呼吁左派掌握加密货币的基本原理,以便提出比风险投资公司更有说服力的案例。Kesvani写道。“我相信,想象不同的未来需要对Crypto和区块链技术有一些了解,不仅仅是出于功能上的考虑,也是为了审视新的互联网所使用的语言和授权范围。”

由于Web3已经吸引了大量主流的关注,以上的一切都发生了,在左派那边,确切地说是老派的、严格的反资本主义左派中,出现了一些关于Crypto作为一种技术是否适合的分歧。许多最近才了解Web3的老派思想家,将其视为一种万物金融化的最终形态,尽管它被掩盖在互助和平等的语境之中,但其仍是寻租阶级的表达方式,它要做的给氧气分子明码标价。然而,另一派则采取了更为温和的观点,他们考虑到诈骗和贪婪等现实问题,同时对DAO等事物仍抱有一定程度的希望。

在以太坊及其相邻的社区内,也有关于他们认同的意识形态是否属于无形中的左派的争论。尽管在精神上,以太坊的追随者们要比奉行自由意志主义的比特币信徒左倾得多,而且发表了无数关于良好治理和公平分配财富的文章,但他们并不总是乐于将自己与“社会主义”相提并论,也没有严格地与古典左派绑定。

Crypto不过是一派胡言

有关的负面报道可以在马克思主义的阵地Jacobin杂志中找到,它以前曾尽力忽视Web3(我懒得和“加密货币”交替使用),此后将该行业视为令人烦躁且有必要反击的东西。在过去的几个月,它特别专注于打破关于加密货币“财富民主化”等花言巧语,其中一篇文章认为“围绕自由、去中心化和所有权经济的乌托邦式言论可能有助于投资者在夜晚睡得安稳,但就其核心而言,它只是向公众推销新一代产品的一种方式罢了。”

同样,最近的另一篇文章,对足球世界中的“山寨Crypto”泛滥表示哀叹,特别是那些“球迷token”,它们声称给球迷一个“话语权”,但实际上只是把贴纸和“胜利之歌”等鸡肋的玩意儿货币化。

另一篇文章则驳斥了NFT可以使创作者受益的说法,将炒作NFT所导致的资金过剩视为对新冠流行后更好地分配财富机会的背离。文章写道:“很简单,NFT就是狗屁。”

从表面上看,左派本能地讨厌所有形式的Crypto是有道理的。他们问道,区块链技术作为一种机制,除了将有害的大众资本主义触角延伸到现代生活已实现的和尚未实现的各个层面外,还有什么呢?马克思首要反对的就是资本主义对资本的错误分配,以及为了获取利润便不择手段——还有什么比Dogecoin更能助长资产阶级的贪婪呢?他们还会补充道,以太坊挖矿等所体现的“用户所有权”是虚幻的。工人们掌握的并不是工业的杠杆,而是一串串的数字和JPEG图片。

再补充一点,其中一半是由风险投资公司提供资金的。

Jacobin杂志编辑David Broder跟我讲:“在我看来,这是非常虚假和不健康的,我好像看不出它有什么社会用途。”

这种反对情绪得到了普遍响应,最明显的是上个月发布的关于NFT的YouTube视频,该视频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长达2小时,由Folding Ideas频道制作。中左派中也有无数的批评,那些人被左派轻蔑地称为“平庸的温和中间派”。这些批评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Web3设计中固有的社会问题,而专注于最低限度的环境批评,比如交易一个NFT所消耗的电力与挪威/秘鲁/土库曼斯坦相同,以及一些完全似是而非的阴谋论。我不知道,没准无聊猿真是纳粹的宣传品呢。

未来属于你们

然而,除了左翼外,人们至少已经接受了该技术的某些方面,尽管通常保持一种谨慎的距离,以规避它的许多缺点。

一些人认为,这项技术具有反权威的潜力,不信任大银行并注重在线平台的民主所有权,确实同左派具有亲缘性,即便其不完全值得信赖。

例如,左翼科技作家Ali Breland和Max Read都注意到,在严重不平等的现代经济中,投资Crypto与任何赚钱策略都具有相同的可操作性;也就是说,如果投行的资本家们能够从自然界的稀薄空气中制造出可笑的金钱,为什么其他人不应该参与到这个骗局中?但这与其说是对加密货币有利的论证,不如说是对其策略性的妥协。

左派中是否有人真正喜欢加密货币?

为Crypto正名的,最有前途的左派言论是围绕DAO(一种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展开的。DAO大体可以理解为某些Crypto的持有者可以进入的普通企业——他们也获得了对一种企业的投票权——左派(以及我们所看到的某些VC团体)一直在谈论它们的能力,也就是你通常所知的解放劳动者。

甚至连Jacobin杂志也认为DAO“有趣”,但也同时提出警告。在许多左倾的DAO倡导者中Austin Robey一直在大力参与围绕平台合作社、用户拥有数字服务的运动,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认为DAO代币模式可以成为这些合作社寻求效率和规模的可用工具。他补充说,DAO同样可以从传统的合作社中学习如何避免其常见陷阱,如代币财富(和投票权)的不平等分配,自我服务“社区”的形式化,以及迅速恶化为吸引投资的作秀等等。

Robey看到其他左翼人士以环境和社会为由抨击Crypto并不感到惊讶,他也经常赞同其中的某些看法。他说:“如果你对合作社感兴趣,我难以想象你会对DAO不感兴趣。我们需要好的、有希望的人去尝试重塑并重新想象这些技术,以实现更好的目标,而非把工具拱手让给我们不认可的人。”

Robey把有争议的NFT作为另一个例子。”我看到很多人纠结于NFT,比如人云亦云地把它们和特定网络上的加密艺术混为一谈。”Robey补充道:”他们没有意识到,NFT就像一个通用的计算原件。它们不一定是由令人讨厌的人制作的丑陋艺术;它们可以代表一种无平台的会员资格,让你摆脱企业的技术垄断。”

他补充说,加密货币不一定是“关于金融投机的,把一切视为股票市场。我想捕捉它的社会价值。”

有趣的是,MolochDAO——今天许多DAO的初代版本,也可以说是DAO复苏的起始,它的发明者Ameen Soleimani恰是有一位坚决的反社会主义者。我最近问了他这个问题,他有点激动。社会主义是专制的,国家是暴力的垄断者,它阻碍了自由,而且没有胁迫社会主义是“不可能”付诸实施的。

对Soleimani来说,DAO更像是一种同意识形态无关的、后资本主义的协调工具。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它比资本主义的范围更大,DAO的产物有点政治上的中立性,它是一种协调的最大化。我们不关心你想追求的政治意识形态为何。我们关心的是人类如何有效地协作。”

为了说明这一点,Soleimani引用了赛博朋克运动的起源,他说赛博朋克运动始于密码学家将军事级别的加密技术交给个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没有被监视的风险下相互交流”。这是一种纯粹的自由哲学,既是反资本主义,也是资本主义。

不过不论你喜不喜欢,Soleimani所认同的大部分内容与社会主义完全一致,尽管是一个不太知名的分支:自由社会主义,即取代自上而下的公司,你将拥有数百万个半竞争性的雇员所有的合作社。这和DAO不能说完全一致,只能说一模一样!

DAO作为合作社的论点听起来可能很熟悉,因为这正是李进提出的论点,看到左派人士得出与风险投资人相同的结论多少有些奇怪。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把这项技术(以及与之相伴的用户-工人解放的哲学)直接否定为一种欺诈性的占有。这也是为什么去年我要在推特上自命不凡地回应一位乐观的左派人士:“实际上承担集体投资功能的DAOs,与其说是社会主义,不如说是一种类固醇的大众资本主义,其中每个人都是股东。”

然而不久之后,我收到了一个名叫Mat Dryhurst的人的回复,他是左倾科技播客Interdependence的联合主理人,也是区块链解放潜力方面更激进的思想家之一。

Dryhurst不同意我的建议,即DAO,也包括与之相关的Crypto,完全是资本家的工具,并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论点。他说:”我认为Crypto最有趣和最有前途的地方是,有新的需求和正在建立的不直观的联盟。或许并不完美,但它提供的正是理想化的、依照民主协议所有权的风险投资公司,而不是没有实现可能的美妙的左派要求。”

多么好的想法啊! 在某种程度上,Dryhurst正在阐述古典社会主义思想,即资本主义奠定的技术基础将支撑起工人的未来。而如果加密货币使建立某些面向左翼的东西变得有利可图,比如合作社,那么像李进这样的风险投资人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站到阶级斗争的一边来。

正如马克思的比喻,即资本家会卖给你吊死他的绳子——但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是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卖给你一个投机的DAO代币。

声明:图文资料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币博客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